亚博网页版

【光明日报】亚博网页版教授杨富斌参与光明国际论坛对话
后疫情时代为生态文明建设开启广阔前景
时间:2021-10-13 10:15:44    作者:    来源:光明日报    阅读次数:

2021101212_big.jpg

杨.jpg

杨富斌

亚博网页版荣誉学院执行院长、生态文明拓展中心主任、教授

【光明国际论坛对话】

生态文明理念需要中国思维方式

肖连兵:尊敬的柯布院士、杨富斌教授,你们如何看待新冠肺炎疫情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影响?疫情是否会驱动人类社会加速进入生态文明时代?

杨富斌:新冠病毒可谓人类公敌。面对疫情,人类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感受到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根据建设性后现代生态文明理念,超越工业文明的不可持续性,走向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文明社会,是人类未来文明发展的不二选择。可贵的是,我国于2018年将生态文明写入宪法,吹响全力建设生态文明的号角,这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伟大创举。

肖连兵:杨教授,您如何评价柯布院士对生态文明理念的认识?

杨富斌:生态文明建设需要理念先行。用英国著名哲学家怀特海的话说,文明发展需先有观念的探险。西方传统实体哲学不能担此重任,唯有坚持恩格斯提出的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的辩证思维方式,方可为生态文明提供坚实的哲学支撑。柯布院士从印欧语言的主谓结构上,分析实体哲学的语言学基。挠行乱,使我们明白那些操印欧语言的西方政要和学者缘何难以从总体上考虑当代人类面临的全球性问题和文明未来发展问题。我认为,若不能从总体上思考人类文明的未来,就难以真正理解以生态文明超越和扬弃工业文明的必然性、必要性和合理性。

生态文明社会的核心价值是和谐共生

肖连兵:除了以柯布院士为代表的建设性后现代思想家以外,其他西方学者多研究气候变化、土地伦理、环境保护、生态保护、可持续发展,谈生态文明不多。你们认为原因是什么?

杨富斌:西方政要和学者对待生态文明的态度启示我们,首先,决不能把生态文明简单地等同于环境保护。欧美发达国家的自然环境不可谓不好,其医疗条件也比发展中国家强得多,但其抗疫效果不佳则是客观现实。其原因恐怕主要是这些国家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不和谐。其次,建设生态文明显然不是要抛弃人类现代文明,主张人类返回狩猎和采摘时代,而是致力于建设扬弃和超越工业文明的新文明形式。工业文明在给人类带来巨大福祉的同时,确实也给文明带来彻底毁灭的危险。这次席卷全球的疫情更彻底地暴露了工业文明的死穴,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共生关系遭到严重破坏,致使那么多人失去宝贵的生命。因此,我国提出生态文明战略不仅是中华民族而且是全人类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是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作出的正确的战略性抉择。

肖连兵:在你们看来,生态文明社会应具有哪些特征?

杨富斌:生态概念来自生物学,主要是指各物种之间及其同自然环境之间的和谐共生关系。文明主要是指人类的开化和社会的进步状态。把生态与文明相结合,以生态文明作为核心概念来设想和创造人类未来的文明形态,提出这一愿景和目标显然是人类文明理念探险方面的重大创新。过程哲学家怀特海曾指出,文明社会具有五种品质,即真、美、艺术、探险、平和。生态文明社会的主要特征,似乎也可从这五个方面来考虑和设想。

休戚与共,才能走向可持续的生态文明

肖连兵:从此次世界各国抗击疫情的不同手段、途径和效果来看,若是没有和谐共生的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关系,没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就难以在抗击疫情方面迅速取得成效。在后疫情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是否会有新的要义?

杨富斌:从全球抗疫来看,人类只有结成命运共同体,共同抗击新冠病毒,才能取得良好效果。在全球化时代,由于人类交往的便利、公共活动的频繁和物流的全球性迅速流动,没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结成的钢铁长城,世界就难以抵御病毒的肆虐。中国迅速取得抗疫成功的经验已充分证明这一点。欧美发达国家虽有好的自然环境和精良的医疗条件,但因党争激烈、资本利益至上和社会撕裂等原因,抗疫效果不佳,生灵涂炭,着实令人唏嘘。

肖连兵:杨教授也谈到怀特海的观点。疫情传播不分种族和国界,凸显出人类命运与共。你们如何看待建设性后现代生态文明理念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系?

杨富斌:的确,共同体理念在怀特海过程哲学中占有重要地位。在某种意义上,建设性后现代生态文明理念是以共同体理念为其哲学基础的。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在深层次上与宇宙共同体理念相契合,而且同人类命运和未来文明紧密联系,对全世界和人类未来文明更具有正确的导向意义。

中国的碳减排举措是在正确的方向上引领世界

肖连兵:中国确立的新发展理念强调生态文明建设,你们对此有何评价?

杨富斌:从生态文明建设视角看,新时代的国家治理理念须以生态文明建设为价值目标,致力于建设中国式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这已超越了以西式工业文明为基础的现代化概念,成为以生态文明为基础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以柯布等为代表的建设性后现代主义者,虽然批判西方现代性的弊端,但并不否定现代化及现代科技的作用和成就。中国式现代化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与西式现代化是为大财团赚取更多利润的终极目的是大相径庭的。

肖连兵:为应对全球变暖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正在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你们对中国正在进行的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有什么评论?

杨富斌:柯布院士建议我们从整体上考虑碳排放问题,确实十分重要。碳排放不仅仅是技术问题,也是需要从理念、计划、工农业生产、城市化等各方面综合考虑的大问题。解决我国碳排放问题,按照西式现有做法似乎是不现实的,只能从我国新发展理念以及生态文明理念出发,综合治理碳排放,才有希望。

肖连兵:作为建设性后现代思想家,柯布院士对有机农业情有独钟。而一些国家必须发展现代化农业,以提高粮食和农副产品的产量,满足人口需求。杨教授,您认可柯布院士的观点吗?

杨富斌:据调研,有实验证明,有机农业产量绝不比工业化农业产量低。若以利润来衡量,有机农业肯定不如工业化农业赚钱,且费时费力。但从生态文明视角看,有机农业才是超越工业化农业的必由之路,也是造福人类子孙后代之路。

中国向世界阐明生态文明关怀生物多样性

肖连兵:在《生命的解放》中,柯布院士特别强调,要把包括人与其他万物的生命从旧的观念中解放出来。从全球范围看,这次疫情对当代国家治理构成了挑战,疫情在一些国家大范围蔓延,并出现多次严重的冲击波。疫情伊始,中国政府便秉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采取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方针,杨教授,对此您怎样看?

杨富斌:中国抗击疫情的成效,集中体现了生态文明理念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重大现实社会价值。中国抗疫成功最重要的经验之一,是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和谐共生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关系的力量是无穷的,这正是生态文明理念的力量所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之所以抗疫成效不佳,最根本原因不是出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而是出在人与社会、人与人关系的分裂上。人们对政府不信任,对党派之争深恶痛绝,对公司和政府的联合欺骗无可奈何,那就只能选择不合作。结果,是否戴口罩和打疫苗也成为严重的政治问题。

肖连兵:《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在中国昆明举行,你们对中国在推动世界生态文明建设领域的贡献有何评价?

杨富斌:柯布院士是最早在世界上提出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的国际知名学者,他一向认为中国最有可能引领世界生态文明建设。因为我们既有优秀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作指导,又有完善的制度保障,团结一致、自信自强、守正创新,一定能创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伟大奇迹。

原文链接:epaper.gmw.cn/gmrb/html/2021-10/12/nw.D110000gmrb_20211012_1-12.htm

亚博网页版-手机版登陆